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专题活动

从季羡林的经历谈名老中医经验传承--读季羡林相关作品心得

时间:2015-05-13 10:05:59  来源:  作者:黄雪琪

     季羡林是我国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翻译家、佛学家、梵文专家、巴利文专家、作家,精通12门以上的语言,对印度语文文学历史的研究建树颇多。曾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教授、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中国文化书院院务委员会主席、中科院院士。在学术上有着极深的造诣。

     从一个出生于穷乡僻壤的苦孩子,到人人敬仰的国学大师,季羡林一生的经历极其复杂。

     季羡林10岁开始学英文。高中开始学德文,并对外国文学发生兴趣。18岁转入省立济南高中,1930年考人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专业方向德文。从师吴宓、叶公超学东西诗比较、英文、梵文,并选修陈寅恪教授的佛经翻译文学、朱光潜的文艺心理学、俞平伯的唐宋诗词、朱自清的陶渊明诗。1935年9月,被清华招收为赴德研究生。1936年春,季羡林选择了梵文,在哥廷根大学梵文研究所主修印度学,学梵文、巴利文。1940年12月至1941年2月,季羡林在论文答辩和印度学、斯拉夫语言、英文考试中得到4个"优",获得博士学位。后来师从老教授希克学习并且熟练掌握了吐火罗文。季羡林1946年回国,被北京大学聘为教授兼东方语言文学系主任,在北大创建该系。"文革"中受到残酷迫害,在蹲“牛棚”的时候,也没有丢掉自己的信仰,并他利用在传达室看大门的时间,翻译了280万字的梵文作品。1978年复出,继续担任北京大学东语系主任,并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副校长、北京大学南亚研究所所长。

     中医药不仅仅是医和药的问题,更包含了广泛的中医药文化、儒家文化、道家文化等,是整个中华文明的一个缩影。对于中医药方面的名老中医经验传承更是有着巨大的指导价值。从季羡林的经历可以总结出中医药经验传承中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1、尊师效师:季羡林先生高中的国文老师是董秋芳,他又是翻译家。季先生说"我之所以五六十年来舞笔弄墨不辍,至今将近耄耋之年,仍然不能放下笔,全出于董老师之赐,我毕生难忘"。季先生如此尊师、效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中医药经验传承过程中,学生也要积极学习、仿效老师的治疗。这样才能使老师的学术传承下来。中医药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的学术没能传下来,有些失传的学术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譬如中医外科的部分内容,华佗就曾经刮骨疗毒、开腹手术,但可惜的是这些疗法已经失传。如果其方法仍在的话,现在的外科学怕是要呈现出另外一副面貌了。所以传承学习者要知道自己身上那沉甸甸的责任,要有对得起子孙后代的责任感。

     2、坚持不辍:季羡林先生几十年来笔耕不辍,即使在“文革”期间,他还偷偷地翻译印度第二大史诗《罗摩衍那》,又完成了《牛棚杂忆》一书,凝结了很多人性的思考。他的书,不仅是其个人一生的写照,也是近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我们中医药经验传承中也要注意坚持不辍,临床医疗是终生学习、实践、反馈、体验、总结、再实践的过程。老中医的经验很多都是积累一辈子才积累出来的,传承学习则需要不仅学其经验,更要自己总结、积累,这些过程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就能够完成的。有很多学习中医药的人坚持不下去,中途改行了,这不仅对他们自己来说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对于中医药学术来说,也有很多经验失去了传承的机会,损失巨大。笔者大学时期学习中医的同学一个班共计33人,但现在真正从事中医工作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其余均改行了。这其中当然有维持生计、另有前途等因素,但还有一点,就是没有做到坚持不辍。

     3、甘于寂寞:季羡林先生主要学习的方向是语言,精通12种语言。而众所周知的是,语言是最枯燥、单调的学问之一,若无甘于寂寞的精神是很难坚持下来的。季先生说:“我是一个最枯燥乏味的人,枯燥到什么嗜好都没有。我自比是一棵只有枝干并无绿叶更无花朵的树” 。“如果读书也能算是一个嗜好的话,我的唯一嗜好就是读书” 。其所出版的《牛棚杂忆》,出版界认为"这是一本用血泪换来的和泪写成的文字,这是一代宗师留给后代的最佳礼品"。这样一部经典的作品竟然是季先生在受到迫害、最困难的环境下写出来的,可见做学问的人是需要甘于寂寞的。在中医药经验传承过程中,也是一样的,要坐得住板凳,耐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当年李时珍放弃了在太医馆从医的机会,回到家乡,一边给病人看病,一边总结以往本草,一边收罗总结药物疗效,一边写书校稿,一辈子才写出了《本草纲目》一书,流芳百世。学习中医药的人,应该有这种精神、气魄、意志。

     4、吸取教训:季羡林先生在德国的老师施米特教授帮助他确定了一个博士论文的题目,题目选定之后,季羡林用了一年时间查阅了大量资料,非常细心地写了一篇博士毕业论文的导言,自己非常得意,觉得应该会成为传世之作。老师看后说统统不要,你这篇论文下的功夫非常大,用的资料非常丰富、准确,但是有一点,你季羡林自己的特点没有。季羡林一反思,老师说得对,后来的一篇论文全部是新观点,到答辩的时候,几位答辩委员异口同声。在中医药临床工作中要吸取以往的经验教训。譬如说,我们在应用中医药治疗肺结核的过程中,发现如果单纯采用辨证论治的办法来治疗肺结核,疗效就不是很好,这是因为结核菌在不断侵袭患者的身体,如果不能有效地抑制它,仅仅是改善、调整患者的全身状态,阴虚补阴,阳虚补阳,疗效就不是很好。相反,有些中药有抗结核的作用,在临床应用辨证论治与辨病论治相结合,往往有较好的疗效。那么现在我们在研究艾滋病的过程中就要注意吸取这个教训,艾滋病毒能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将强壮、结实的年青人变得迅速丧失免疫力,最后致死,这时候仅仅应用辨证论治是不够的,一定要结合辨病论治。临床是如此,学习、传承也是如此。在跟师实践中,要善于发现自己的错误和缺点,及时改正。这样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浪费时间、精力,少走弯路、不走弯路,更能加快自己前进的步伐。

     5、广征博采:季羡林先生的学术研究,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他能掌握12种语言,就足以说明其学习范围之不拘一格。我们中医药的传承也应广征博采,博学多闻。中医先圣张仲景就曾说过“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这一直是中医药人士的准绳。我们的学术传承工作虽然有主要的传承对象,但也要开拓眼界、开阔视野,作一个中医药思想的集大成者。

     6、继承发扬:季羡林先生一生著作颇多,所著《罗摩衍那》是即度两大古代史诗之一,以至于季先生辞世后印度驻华大使亲自参加季先生的葬礼,感谢他对挽救、继承、发扬印度文化所做的贡献,可见其对印度文化贡献之巨。在中医药事业中,我们不仅仅要继承,而且要大力发扬。一方面要大力创新,使辨证诊断更确切,使药物疗效更好,使药物更加容易使用,副作用更小;另一方面也要使中医药的好处广为人知。现在西医西药以其易于理解、易于接受而被广泛接受,并成为世界性的诊断、治疗标准。相比之下,中医中药以其理论基础的独特性、辨证方法的独特性、治疗手段的独特性而不易被人接受。尤其是竟然有人在网上再次讨论起“灭亡中医”论。其和者亦不少,但和者多为年青人。究其原因,虽然有年青人阅历少、易冲动的因素,但中医药的理论、思想未能被广泛传播亦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医药在很多疾病的治疗上具有极大的优势,有些疾病的疗效远远好于西医西药,而且,中医的整体观念讲究的是改善全身状态,而不是仅仅改善一些指标,不易出现“停药则症显”的情况。这样大的优势却不能广为人知,可见我们的工作做的不够。现代社会是一个海量信息的社会,不能再讲究“酒香不怕巷子深”,而是要广泛的宣传、发扬。

     从以上可以看出,虽然术业有专攻,但是道理本相同,中医药传承工作亦是如此。
 

Copyright © 2013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台港澳中医药交流合作中心
访问统计(470781)人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一村55号 电话:64160440
ICP备案号:京ICP备05055726号